為民請命?舊怨未了? 白酒“甜蜜素風波”雙方各執一詞,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為民請命?舊怨未了? 白酒“甜蜜素風波”雙方各執一詞
2019-12-21

K圖 000799_0

  七年前,白酒業驚現“塑化劑”風波,酒鬼酒成為倒下的“主角”。

  如今,還是酒鬼酒,它再被舉報非法添加甜蜜素。

  12月21日,酒鬼酒回復上證報稱,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

  目前,舉報方——酒鬼酒原經銷商已在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實名舉報酒鬼酒相關產品存質量問題,請求監管部門對酒鬼酒生產的酒類產品違法添加國家明令禁止的甜蜜素的事實情況進行調查;對酒鬼酒放任不合格產品在消費市場流通的行為進行調查;對酒鬼酒作出處罰決定,維護消費者權益。

  據介紹,上述舉報已獲受理。“受理尚不代表正式立案。下周一,我們將進一步跟進情況,并視情況決定是否向更高級別有關部門進行舉報。”12月21日,舉報方北京來今雨軒文化傳播公司(下稱“來今雨軒”)相關負責人石磊向上證報記者表示。

  有意思的是,石磊寫過一本書《黃永玉的七七八八》。黃永玉是誰?畫壇“鬼才”黃永玉與酒鬼酒有不解之緣,黃永玉設計的酒鬼酒麻袋陶瓶被認為是中國白酒的包裝典范之作。

  據上證報記者了解,他們與酒鬼酒還另有一場紛爭。

  酒鬼酒聲明:嚴禁添加,從未采購

  舉報人:有種進行檢測

  在該份聲明中,酒鬼酒表示,針對近期個別媒體關于酒鬼酒原經銷商舉報2012年54度500ML老酒鬼酒添加“甜蜜素”的報道,公司在此嚴正聲明:酒鬼酒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酒鬼酒生產銷售的所有產品均經過嚴格檢測,并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近年來,酒鬼酒產品經國家及地方各級食品安全監督抽檢,合格率100%。

  酒鬼酒聲明還稱:對部分媒體在報道中提及的“個別員工私自添加甜蜜素” 的線索,我公司深感震驚!為保護廣大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我們懇請相關媒體將掌握的線索材料提供給公安部門,我們將積極協助公安機關對涉嫌嚴重違反食品安全操作規程的個人進行調查,一經查實,必將繩之以法!

  在聲明中,酒鬼酒表示,酒鬼酒高度重視產品質量管理,嚴格執行ISO質量管理體系及 HACCP 食品安全管理體系要求, 已建立并完善了自檢、州檢、省檢三級質量檢驗常態化機制。

  就此,舉報方依然針鋒相對。

  12月21日,來今雨軒相關負責人石磊向上證報記者表示,今年8月,其委托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對酒鬼酒相關品次產品進行檢驗時,同時還向湖南省長沙市公證處申請公證。

  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2019年8月29日《檢驗報告》顯示,送檢樣品酒甜蜜素測定值為0.344 mg/kg。

  甜蜜素,其化學名稱為環己基氨基磺酸鈉,是一種常用甜味劑,其甜度是蔗糖的30-40倍。我國《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對食品加工中甜蜜素用量有嚴格限制。 根據規定,甜蜜素可用于飲料、糕點、復合調味料、配置酒等食品,但不允許在白酒中使用,因為其有致癌、致畸作用。

  石磊表示,對酒鬼酒的公開聲明,我表示非常遺憾。作為舉報人,我向媒體、向監管部門提供了3份權威檢測報告,其中1份還進行了公證,足以證明54度500ml老酒鬼酒含甜蜜素的事實。但酒鬼酒公司在聲明中避重就輕,繞過核心事實部分,聲稱“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但這并不代表著酒鬼酒產品中沒有甜蜜素,我們公司申請的幾次檢測,程序合法、事實充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認,請拿出更加有力的證據來。

  “如果酒鬼酒問心無愧,可以在監管部門、公眾的共同監督下,對54度500ML老酒鬼酒以及其他酒品是否含有甜蜜素進行檢測。”石磊說。

  糾紛中的甜蜜素疑云

  在最新聲明中,酒鬼酒表示:酒鬼酒原經銷商石某,因與公司發生經濟糾紛,意欲謀求不正當利益,被公司嚴厲拒絕。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兩審均駁回其高額賠償的無理請求,支持了公司的意見。現其不僅不積極履行法院判決,反而利用媒體炒作意圖侵害上市公司利益,我們對他的行為深以為恥,并保留采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

  此前,雙方曾是密友,此后交惡。

  石磊提供的檢舉材料稱,2012年4月,來今雨軒與酒鬼酒簽訂《買斷產品總代理合同》,約定來今雨軒代理銷售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鬼酒,結算價為238.8元/瓶,最低批發價為439元/瓶,合同約定市場零售建議價為799元/瓶。

  合同約定,酒鬼酒應向來今雨軒提供質量合格且穩定的產品,并保證產品符合國家規定的質量標準。

  實際上,在白酒行業,類似上述經銷商買斷產品進行總代理銷售,是不少酒企采取的一種拓展銷售辦法。

  據介紹,來今雨軒當時支付了3000萬元酒款,酒鬼酒按結算價提供了12余萬瓶老酒鬼酒

  石磊表示,在代理銷售過程中,有分銷商要求退貨,并反映老酒鬼酒存在質量問題,目前上述涉事批次產品還余5萬多瓶。

  為此,來今雨軒進行了多次送檢。

  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檢驗報告》顯示,送檢樣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測定值為0.384mg/L;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2016年8月3日《檢驗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6mg/kg;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2019年8月29日《檢驗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44 mg/kg。

  圍繞賠償等問題,雙方鬧上法庭。酒鬼酒同意對部分老酒鬼酒原價退貨,但否認質量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關于老酒鬼酒是否添加甜蜜素,一審法院未采信來今雨軒提供的檢驗報告,湘西州中院認為,來今雨軒提交的相關檢驗報告,系其單方面委托作出的檢測,不能證明樣品即為涉案產品,該院不予采信;二審法院則未支持鑒定申請,湖南高院認為,來今雨軒已就該部分產品提出退貨,酒鬼酒也已經同意退貨,鑒定已無必要,故對其鑒定申請不予準許。

  石磊表示,買斷產品總代理后,來今雨軒承擔了該系列酒的營銷及推廣費用,“我們不僅希望退回酒,也希望得到相應賠償,合計5500萬元左右。”

  戲中有戲,另有紛爭

  事發有偶然性,但有其必然性。

  有人說,這可能是酒鬼酒歷史上經銷關系矛盾的一次爆發,不少酒企早年皆留下了類似的問題。而酒企厘清、掃清經銷上歷史遺留問題,則是必然之徑。

  石磊不是別人,其與黃永玉關系密切,他們和酒鬼酒還曾有另一場恩怨情仇。

  據介紹,黃永玉不但最早設計了酒鬼酒的麻袋陶瓶,還題了“酒鬼”二字及酒瓶背后的“無上妙品”4個字。2007年,80歲高齡的黃永玉再度出山,為酒鬼酒提升設計包裝。

  然而,就在2007年6月,黃永玉與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石磊文化”)簽訂協議,將該新版包裝設計的知識產權轉讓給了石磊文化。石磊文化正是由石磊實際控制。

  2007年6月,石磊文化與酒鬼酒簽訂《“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將其獲得的上述知識產權轉讓給酒鬼酒

  該合同約定,酒鬼酒承諾:在以后訂購本合同約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識產權”新版酒鬼酒包裝物時,不論采取何種確定供貨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貨條件下的優先權,并享有知情權。

  簡單理解,就是石磊文化以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換來了酒鬼酒包裝物優先供貨權,通過包裝物訂單獲取利潤。

  但此后,雙方在2018年之際鬧上法庭。石磊文化認為,酒鬼酒在同質同價情況下仍存在選擇其他供應商的問題,2011年石磊文化占比57.78%,2012年占比69.83%,2014年占比9.58%,2015年占比12.92%,2016年為零。

  石磊12月21日表示,上述紛爭仍在訴訟及上訴過程中。

(文章來源:上海證券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丫丫陕西麻将安装